網站地圖   ENGLISH
您的位置:首頁 >>新聞中心 >>政策法規
新聞中心
政策法規
  
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》修改解讀
字體大小: [大]   [中]   [小]
  2020年01月08日   點擊數:3402   來源:法律事務部   撰稿人:法律事務部

2019年12月26日,最高人民法院舉行發布會,發布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修改<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>的決定》并回答記者提問。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江必新,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鄭學林出席發布會并介紹相關情況,最高人民法院新聞發言人李廣宇主持發布會。

江必新通報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修改<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>的決定》(以下簡稱《修改決定》)的有關情況。

一、修改《民事證據規定》的背景和意義

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》(以下簡稱《民事證據規定》)自2002年4月1日實施,迄今已近十八年,審判實踐中有關民事訴訟證據規則的適用積累了十分豐富的經驗。其間,經歷2007年、2012年、2017年民事訴訟法三次修改和2015年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<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>的解釋》(以下簡稱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)的公布實施,社會生活、法律制度和民事訴訟實踐都發生了很大變化。特別是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的《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,對人民法院審判工作提出了新的、更高的要求。為切實貫徹中央決定精神,進一步貫徹落實民事訴訟法的規定,回應民事審判實踐的需要,根據人民法院“四五改革綱要”關于“貫徹證據裁判原則、完善民事訴訟證明規則”的要求和我院“修改后民事訴訟法貫徹實施小組”的安排,我們在2015年啟動了《民事證據規定》的修改工作。歷時四年,在廣泛征求意見和充分論證的基礎上,完成對《民事證據規定》的修改,并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77次會議討論通過。

修改《民事證據規定》,是貫徹十八屆四中全會精神,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、全面貫徹證據裁判規則的重要舉措。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、全面貫徹證據裁判規則,是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在《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中提出的嚴格司法的重要環節,是促進公正司法、提高司法公信力的重要內容。通過《民事證據規定》的修改,完善民事訴訟證據規則,能夠更好地促進民事訴訟證據采信的準確性和規范化,更有利于實現司法審判工作“事實認定符合客觀真相,辦案結果符合實體公正、辦案過程符合程序公正”的目標。

修改《民事證據規定》,是貫徹落實《民事訴訟法》,推動民事審判程序規范化的重要內容。2012年,全國人大常委會對《民事訴訟法》作出全面修改,證據制度是修改的重要內容。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,對《民事訴訟法》中有關證據的內容在審判實踐中如何適用作了原則性解釋。《修改決定》依照《民事訴訟法》的規定,在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的基礎上,根據審判實踐需要,對原《民事證據規定》的內容進行修改、完善和補充。通過《民事證據規定》的修改,更好地落實《民事訴訟法》的立法精神,更好地促進民事審判證據調查、審核、采信乃至民事訴訟程序操作的規范化。

修改《民事證據規定》,是回應新時代人民群眾的司法需求、滿足人民法院審判實踐需要的重要措施。證據是民事訴訟的實體內容,與當事人實體權利的保護和人民法院裁判結果的客觀公正密切相關。通過修改《民事證據規定》,進一步完善民事訴訟證據規則及相關的程序規則,能夠更好地保障當事人的訴訟權利,促進司法公開,統一裁判尺度,提升司法公信力。

二、《修改決定》的主要內容

《修改決定》共115條,根據《修改決定》重新公布的《民事證據規定》共100條。修改后的《民事證據規定》中,保留原《民事證據規定》條文未作修改的11條,對原《民事證據規定》條文修改的41條,新增加條文47條。主要內容包括以下幾個方面:

(一)完善“書證提出命令”制度,擴展當事人收集證據的途徑

民事審判活動對案件事實的查明,以盡量發現真實的事實為目標,但當事人收集證據的能力不足、途徑有限,是長期以來制約這一目標實現的重要原因。特別是環境侵權等特殊類型的訴訟,當事人收集證據途徑不足往往會導致其承擔敗訴的結果,嚴重影響當事人實體權利的保障和實體公正的實現。為此,2015年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第112條對“書證提出命令”作出原則性規定,《修改決定》在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的基礎上,對“書證提出命令”申請條件、審查程序、書證提出義務范圍以及不遵守“書證提出命令”的后果進行規定,完善了“書證提出命令”制度。同時,通過《修改決定》第113項“關于書證的規定適用于視聽資料、電子數據”的規定,將視聽資料和電子數據納入“書證提出命令”的適用范圍,擴展到了當事人收集證據的途徑。對于促進案件事實查明和實現裁判結果客觀公正,具有積極推動作用。

(二)修改、完善當事人自認規則,更好平衡當事人處分權行使和人民法院發現真實的需要

自認是當事人基于處分權行使而實施的一種訴訟行為,具有免除對方舉證責任的效力。原《民事證據規定》第8條對當事人自認規則作出規定,對于統一法律適用尺度、指導當事人的訴訟活動發揮了十分積極的作用。但經過十幾年來審判實踐的檢驗,原有的規定仍然存在一些不完善之處。為此,《修改決定》在第四項至第十項對原《民事證據規定》的內容進行了修改、補充和完善。主要體現在兩方面:其一,對于訴訟代理人的自認,不再考慮訴訟代理人是否經過特別授權,除授權委托書明確排除的事項外,訴訟代理人的自認視為當事人本人的自認;其二,適當放寬當事人撤銷自認的條件,對于當事人因脅迫或者重大誤解作出的自認,不再要求當事人證明自認的內容與事實不符。同時,《修改決定》還對共同訴訟人的自認、附條件自認和限制自認作出規定。

(三)完善當事人、證人具結和鑒定人承諾制度以及當事人、證人虛假陳述和鑒定人虛假鑒定的制裁措施,推動民事訴訟誠實信用原則的落實

誠實信用原則是2012年《民事訴訟法》修改的重要內容,對于規范民事訴訟主體的行為,維護民事訴訟秩序具有重要意義。《修改決定》根據《民事訴訟法》的精神,在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的基礎上,一方面對于當事人接受詢問時的具結和證人作證時具結的方式、內容進行完善,增加規定了鑒定人簽署承諾書的規定,以增強其內心約束;另一方面,對于當事人、證人故意作虛假陳述以及鑒定人故意作虛假鑒定的行為,規定了相應的處罰措施,以促進民事訴訟誠實信用原則的落實。

(四)補充、完善電子數據范圍的規定,明確電子數據的審查判斷規則

電子數據是2012年《民事訴訟法》增加的一種新的證據形式。2015年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對于電子數據的含義作了原則性、概括性規定。為解決審判實踐中的操作性問題,《修改決定》在第15項對電子數據范圍作出比較詳細的規定,在第16項、第25項規定了當事人提供和人民法院調查收集、保全電子數據的要求,在第105項、第106項規定了電子數據審查判斷規則,完善了電子數據證據規則體系。對于統一法律適用標準,保障當事人訴訟權利具有積極意義。

三、貫徹執行《修改決定》應當注意的問題

《修改決定》對于保障當事人的訴訟權利,促進民事證據采信的規范化,提升司法公信力,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。各級人民法院在貫徹執行過程中,應當注意以下問題:

(一)要準確把握人民法院依職權調查證據與尊重當事人處分權行使、落實當事人舉證責任的關系。我國民事訴訟程序和民事審判方式改革,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至今,始終以強化當事人主體地位為主線。民事訴訟中,強化當事人舉證責任、弱化人民法院調查收集證據的職權,是理論界和實務界的共識。但強化當事人的主體地位,并不等于人民法院無所作為。在證據問題上,人民法院既不能大包大攬,也不能放任不管。對于可能損害國家利益、社會公共利益的事實,有關身份關系的事實以及當事人惡意串通損害他人合法權益的事實,即使當事人對事實無爭議,人民法院也不能受當事人自認的限制,而應當充分發揮依職權調查收集證據的功能與作用。對于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第96條第1款之外的事實,原則上不能依職權調查收集證據。同時,在訴訟過程中,人民法院要加強釋明權的行使,加強對當事人舉證的指導,促使當事人能夠積極、全面、正確、誠實地行使舉證的權利。

(二)要準確把握電子數據規則的適用,認真研究大數據、云計算、區塊鏈等新技術對證據的調查、認定和采信的影響。近年來,隨著信息化的推進,人們的行為方式逐步從“線下”向“線上”轉變,訴訟中的證據越來越多地以電子數據的形式呈現。特別是大數據、云計算、區塊鏈等新技術的迅猛發展,給民事證據規則的適用提供了新的視野,也帶來了新的挑戰。各級人民法院要密切關注新的信息技術對民事審判工作的影響,加強對電子數據規則適用的研究,積極探索利用區塊鏈技術提高案件事實查明精準度的方式、方法,以新的技術進步為契機,不斷提高民事審判的能力和水平。同時,要加強對當事人的訴訟指導,積極做好釋明工作,加大普法宣傳力度,引導當事人正確運用新的證據形式和證明方法完成舉證,節約當事人的訴訟成本和人民法院的審判資源,提高案件事實查明的客觀度和公正度。

(三)要準確把握《修改決定》適用與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、原《民事訴訟證據規定》的銜接問題。《修改決定》對《民事訴訟證據規定》進行了全面修改,同時根據2012年《民事訴訟法》和2015年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的規定,補充、增加了一些新的制度和規則。對于一些已經吸收到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中的原《民事證據規定》的內容,《修改決定》也有所調整。因此,在貫徹執行過程中,要注意《修改決定》與已有司法解釋的不同,注意分析變化的原因及內在邏輯,做到準確理解、正確適用。由于《修改決定》對于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中已經作出規定的內容原則上不再規定,在適用時要注意結合《民事訴訟法》和《民事訴訟法解釋》的內容。對于《修改決定》施行后尚未審結的案件,原則上應適用《修改決定》;已經審結的案件,不能以《修改決定》的內容為根據申請再審。

版權所有 安徽建工集團 Copyright 2016 By Anhui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Group
電話、傳真:+86 0551 62865010 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區黃山路459號安建國際大廈26-29樓
技術支持:安徽建工集團信息管理部 皖ICP備05003346號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380號
海南环岛赛彩票攻略i 114博彩视讯 江西股票配资 幸运赛车天天精准计划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配资炒股 时时彩平台和官网区别 江苏快三综合走势图 华鑫配资 中国福彩官方版下载 彩票481开奖视频直播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开奖结果 山西省体彩11选五 快乐12杀号技巧公式 体彩排列青海走势图 江苏11选5前三组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官网